河南周口40余所民办幼儿园遭突击征税

时间:2019年09月28日 来源:上饶新闻网 浏览:2335

字体放大字体缩小

       民办幼儿园应该如何缴税?一纸税单打破了河南周口川汇区民办幼儿园的办学平静,也带来了如何才是合法合理征税的质疑。


  当地多所幼儿园近日接到当地综合治税办公室的通知单,要求一次性补缴两年多的税费,一所幼儿园要缴纳的金额少则四五万,多则十多万。这是不少幼儿园办学多年以来首次面临如此要求。


  川汇区举办者祁春华的幼儿园收到的一张税务通知书显示,幼儿园要补缴10万多的个人所得税。办学十余年来,她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催税单”。


  不止祁春华一家的幼儿园收到这样的税务通知,川汇区40余家民办幼儿园均在此次征税范围内。据了解,这是周口川汇区今年七月开展的“关于民办学校税收专项治理”的行动。川汇区下发的文件称,此次行动是“以整顿和规范税收秩序为目的,依法严厉查处税收违法问题”,“查找纠正税收征管薄弱环节”,“保障和促进全区税收收入稳定增长”。此次税收专项治理的检查时间是从2017年1月1日至今。


  多位川汇区民办园举办者告诉财新记者,这次税收专项治理行动来得突然。办园者们对税收行动的依据、所涉及税种,以及税额的计算方式等提出质疑。


  “到现在也没给我们看哪个地方下的什么文件。”张琳的两所幼儿园都收到了税单,每所要补缴的金额均超过10万,但她认为税收的依据并不清楚,征税工作人员未明确解释。她所办的一所幼儿园收到的税务通知书中写明,幼儿园要缴纳个人所得税5万多,房屋租赁税6万。张琳表示不懂为什么要交这两类税,也对税额的计算方式提出疑问,“他们就拿着教育部门提供的材料,根据幼儿园每学期的收费和在园人数,算出总保教费,再按照一个比例计算,这个比例是多少,我们不知道”。


  祁春华当时被告知幼儿园要补缴的税种也包括个人所得税,还有房屋租赁税等。但在8月23日川汇区税务局城南分局给祁春华的幼儿园下发的通知单上,从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她的幼儿园要补缴的10万多税费都是个人所得税,未提及房屋租赁等其他税种。


  财新记者获得的另外两份以川汇区综合治税办公室名义下发给幼儿园的税务事项通知书中,仅提及幼儿园需要补缴的税款金额,未解释涉及的税种。


  统一征税行动下,不同幼儿园的税务通知书中所涉及的税种解释却不一致,要补缴税额的截止日期也不同。财新记者多次致电川汇区综合治税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只简单回应称,此次专项行动是为整治偷税漏税情况。至于以前为何没有向民办学校征收税费,该工作人员不予回答。此后该办公室多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拒绝解释更多情况。川汇区税务局工作人员称,税务局只是这次专项行动的配合部门,具体征收哪些税种还不清楚。


  突如其来的征税让幼儿园社会办学者困惑不已。民办幼儿园要缴纳哪些税种,幼儿园收到的个人所得税和房屋租赁税是否合理,他们表示均无从得知。浙江省发展玉观音高手论坛314444研究院院长田光成告诉财新记者,民办学校有为教职工代缴代扣个人所得税的义务,但如果教职工工资未达到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就不用交。不过举办者从幼儿园获得的个人收入是要交个人所得税的,由此税单应该是针对个人,并非幼儿园。但川汇区所下发的涉及征收个人所得税的税单均是针对幼儿园征收。


  对于房屋租赁税,他解释,如果幼儿园是租赁房屋办学,这一税种的征收对象是幼儿园的房东,并非幼儿园,“向幼儿园收租赁税是没有依据的”。


  但实际的情况可能要更为复杂。有举办者利用自有房产举办幼儿园,幼儿园无须缴纳租金。尽管如此,现在税务清查时,仍然认为举办者应缴纳租赁税。“现在税务局认为,幼儿园是一个单位,(举办者)自己的房产与幼儿园不应该是免税使用,应该是租赁关系。”田光成说。他在其他地方也遇到过类似的征税情况。


  成都市税务咨询热线一工作人员向财新记者介绍,举办者利用自有房产办学是否应缴纳房屋租赁税由自己确定,没有文件对此有规定,“因为你没取得收入,不需要去缴纳”。


  田光成介绍,现有法律下民办学校所涉及的税种有十一种之多,最关键的是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2016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在颁布的《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中附件中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过渡政策的规定》中提出,对于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备案范围内的收费标准下,增值税给予减免。另外,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可享有同等待遇,前提是在办理了免税资格认定后,方能免征企业所得税。现实情况是,很多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在办理免税资格认定的过程中遇阻,无法享受企业所得税减免,“目前全国这个现象比较多”。


  虽然征收的税种和税额备受争议,周口川汇区对民办幼儿园的征税行动仍在强力推进中。有举办者陆续接到通知,不补缴税费,幼儿园就要被关停。举办者面临两难,而一些办园者表示,补缴十几万的税费同样也带来关园的压力。


  张琳算了一笔账,她的幼儿园满园状态下也只能招4个班,90多个孩子,每学期每人收费3000多元,扣除各项成本,每年仅有微利。去年幼儿园盈利仅5万多,这还因为她用自己的房子办学,没有房租成本。补缴十几万的税费意味着她还要自己贴钱。


  突如其来的税收风暴不但面临师出无名的质疑,更对当地的民办幼儿园带来生存危机。“如果这样下去,作为民办幼儿园没办法生存。”张琳说。另一位举办者称,有些规模小的幼儿园,因为补税已经决定关园不开了。


  文中祁春华、张琳均为化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责任编辑:杜小娟

分享: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过时了吗?

为了得到我们网站最好的体验效果,我们建议您升级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选择另一个web浏览器.一个列表最流行的web浏览器在下面可以找到.